27 April 2018

[France] 美食之都Lyon里昂,那些嚇人一跳的法國菜





法國人發明了fine dining,所以大部份人對法國菜的第一印象是精緻優雅講究。大概正是這樣,才會有the offal truth about French cuisine這麼一針見血的形容,道出嚇人一跳的法國料理!對於亞洲人來說可能不至於太驚悚,但設想飲食文化簡單的種族,譬如說只習慣肉排魚排的北美人士,看到有頭有尾還帶骨的整條魚已覺得挑戰,能想像豬舌、豬腸、豬鼻、牛腦、牛肚、牛腰這些菜色會造成什麼樣的重度驚嚇嗎?甚至還有料理是把一隻雞塞進豬膀胱進行烹煮,是不是尺度很寬 XD


里昂能成為美食之都,可以歸功於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。鄰近地區有著不同地形和氣候,分別是牛羊、禽鳥、乳酪、蔬菜、菇菌的優質產地,手邊有很多豐富多元的食材可以使用,還位於重要酒區。說到當地的特色料理,最突出的要屬bouchon小館,專做各種傳統里昂菜,所用的材料正是那些讓人嚇一跳的部位!


十八、十九世紀的時候,里昂是繁榮的工業城,舊時的bouchon是絲織工人的吃處,菜色濃重厚實,以肉類為主,而且動物身上的什麼部位都是珍寶。現在的bouchon就是平民餐館,很有家常菜和媽媽菜的感覺,裝潢傳統可親,常常看到格子桌布和深木色的檯面,總是一片輕鬆熱鬧,不同桌的食客都可以自在聊起來。


為了最好最完整的體驗當地特色,我們整整一週每天都在跟內臟和頭尾打交道,哈。




種種磨難幾乎都在上篇倒完苦水了,這篇主要寫美食。不過還是要很暈的說,那年六月的里昂真的熱爆了,直逼40度太超過!還好再回來里昂機場是從容的,不像一週前轉機的時候完全是拼了老命在跑 (擦汗)




出乎意料的乾淨整潔,尤其是以法國大城來說,噗。




索恩河Saône和隆河Rhône流經里昂,兩條河中間這塊叫Presqu’ile,其中2nd arrondissement的Bellecour區域是整個城市最中心的地段,於是選了這裡落腳。舊城Vieux Lyon在索恩河對面,散步過去大約20分鐘。




兩條河畔各是自己的風景。




我和理查傾向於有特色或設計感的旅館,可惜城中沒什麼這類選擇,市中心唯一的五星飯店好像也只有Hotel Sofitel Lyon Bellecour,中規中矩有點無聊 :P




每天晃出去都會經過這個可愛的花花樹。




里昂市區只有五十萬人口,但餐廳高達三千間,更是有數不清的bouchon。第一晚選了口碑很好的老店Le Musee,在TripAdvisor上排名第五。(不過前面的都是其它類型的餐廳,所以可以說是榜首的bouchon吧)




Le Francois Villon嚴格上說不是bouchon,但也有里昂特色菜。(當地的bouchon和restaurant好像是分得很清楚的,只做里昂傳統菜的餐館才能稱為bouchon)




服務生推薦了這個拼盤,有三樣最經典的里昂菜,分別是扁豆香腸,雞肝蛋糕,和「臭名昭著」讓很多人聞之色變的andouillette香腸!常翻譯為腸包肚,主要材料是大腸小腸,有時候夾雜少許牛肚。話說我是很愛吃大腸的人,可是.....可是........法國佬的andouillette也太太太臭了吧(暈)。這間的口感較韌,說得生動點,就是在那邊嚼豬肛門的FU啊啊啊




我喜歡內臟類的料理,但必須處理和調味適當,andouillette可以說是很有強度的原始味道(很想打「原屎」XD),本人有點吃不消。奇妙的是,理查平日沒我那麼愛吃大腸,卻坦然接受這道,最後一天還在Bouchon Des Cordeliers又點了一回,說要記得里昂的味道。要知道這個香腸像可樂罐一般粗細,岑層疊疊都是大腸小腸,徹底的紮紮屎屎 XDDD




Le Garet是很受當地人喜愛的經典bouchon,非常老派的溫馨鄉村風,擁擠繁忙熱鬧。前面這一大塊是小牛的腦!後面看似肉排的是整片牛肚,叫作tablier de sapeur,直接翻譯是「工兵的圍裙」。說到菜名,還有另一道里昂特色是cervelle de canut,意思是「絲綢工人的腦」,其實是乳酪沾醬 XD




其實不習慣中午吃這麼厚重,理查說那塊腦吃下去之後,他的腦也快出來了。(顯示為膩到失智)(理查看到這裡馬上抗議:什麼失智,我明明是在演The Walking Dead!)




Notre Maison是誤打誤撞走進去的,印象最深的是,離開餐廳後走在巷弄間,竟然有人從樓上倒水去窗外,雖然不多但正好淋在我身上!所以說該發生的和不該發生的都遇到了 XD。在這間點了服務生推薦的豬腳,不是德國豬腳那樣是一大塊肉的蹄膀,而是像中式豬腳那樣是看得到腳趾的。不過比起上面那些狠腳色,這個根本不算什麼啦。




吃過的這些bouchon裡面,最鍾意的應該就是Bouchon des Filles。店內也是傳統的深木色裝潢,多了紅色的大花牆紙,有自己的特色。雖然bouchon往往都吵鬧擁擠,但這間較為亂中有序。同樣是粗曠料理,不過擺盤和餐具都稍微用心一些,口味也更合我們,尤其是主菜中的里昂式牛肚條,是吃得最開懷的bouchon菜。




Quenelle de brochett也是里昂名菜,中文好像翻譯為梭魚丸,不過跟我們平日說的魚丸完全扯不上關係,更像海綿蛋糕的口感。




講起里昂的美食和餐廳,另外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可謂法菜教宗的保羅老爺爺Paul Bocuse,和他的三星餐廳L'Auberge du Pont de Collonges。雖然這間持續拿了超過50年的米其林三星,但很多人都說是表示尊敬的榮譽三星,料理根本已經不求進取,餐廳全憑昔日光彩和主廚名氣撐場面。


如果一個城市有三星餐廳也訂得到位,我一般都會想吃看看,更不要說這麼傳奇的人物了。可是看過太多不以為然或非常負面的評價,想到我們本來也對停滯不前的老派高檔法菜沒什麼好感(吃過最不喜歡的三星也正好就是這類),而且每天都那麼熱又一直跟超膩的食物為伍,再看看保羅爺爺那些醬厚油多的菜色,想來想去都沒辦法說服自己。


L'Institut Restaurant是Paul Bocuse廚師學校的實習餐廳,正好就在飯店旁邊,也正好換個口味改吃新派法菜。




是最喜歡的一餐,除了每道料理和整體服務都拿捏得很好之外,另一個原因是油膩厚重的傳統法國菜吃太多,有這樣的煥然一新更加怦然心動。




終於沒有一大堆奶油或奶油醬,乾乾淨淨的鴨胸吃起來好舒服啊啊啊。




保羅爺爺真的很威,連城中最有名的美食市場都以他命名,Les Halles de Lyon Paul Bocuse。可是我和理查忍不住嘀咕,出乎意料的沒什麼東西,餐廳和商舖都很少而且超級冷清。




選了間餐廳,點了bouchon中不太會看到的田螺、田雞、兔肉。隔壁桌在吃「工兵圍裙」炸牛肚,巨大的一片從盤子四周滿溢出來,看到我都要飽了。




最好笑的是,午後走出美食市場差點熱暈,路邊一間保險公司的名字恰巧道出心聲 XDDD




米其林一星的Jeremy Galvan。這類餐廳菜式繁多又複雜,除非是特別出眾,否則吃多了就根本記不清內容了,哪像快准狠的andouillette,一入口保證畢生難忘 XD




TripAdvisor當時排名第一的L’Archange(現在也保持在前五名)。小小的餐廳很intimate,菜單上東西不多但執行得相當不錯。在餐後的cheese plate中見識到了味道最恐怖最詭異的起司!我對「臭」起司的有一定的接受度,像很多人排斥的藍乳酪就是我的最愛之一,但這個完全是不同世界、無法形容的味道(抖)




熱浪不斷,又遇到大風咆哮,必須分秒必爭的拍照,否則帽子就飄在碧藍的隆河上了。(這天在外我大部分時候都得一手壓著帽子、一手按著裙子 XD)




不喜歡跟旅行團被牽著走,但一般會安排出城的guided day trip,有人帶著更方便,並且在城中時參加個walking tour,兩小時可以粗略了解一下當地的人文歷史,還有聽聽奇聞趣事。可是一直跟導遊也不好玩,自己瞎看也有其中的樂趣,哈哈。




Vieux Lyon,里昂最古老的地區,也是歐洲最大的文藝復興式街區。













我更關心的是,這台車是要怎麼出來?LOL




除了晃去老城之外,其它的時間就是在我們住的市中心這區。







我和理查平日沒什麼機會走路,在別的城市都希望能夠多走走,一來可以感受當地,二來消耗些卡路里。但這回的氣溫不適合,只能晚飯之後從餐廳散步回飯店。少了那份燥熱,夜色下的里昂好像也更迷人了。







有人愛搞怪玩瞬間移動。







里昂不是觀光氣息濃重的城市,去附近城鎮一日遊的行程也寥寥無幾。既然在里昂住一個禮拜,可以很充裕的安排一天出城,於是我們自己坐火車去了勃艮第的首府,Dijon第戎。




喜歡法國的小鎮多過大城,只是小鎮住久了又有點無聊,但夫妻倆都排斥每隔一兩晚就換住處,所以比較適合的方法就是base在比較大的城市,然後以day trip的方式去周圍的小鎮或村莊。其實這次在里昂還想去附近的阿爾卑斯的Annecy鎮,無奈天氣太熱不宜走動啊啊啊。




勃艮第風格的彩色釉磚屋頂。




紅酒燉牛肉的產地。(不過我更愛紅酒燉雞哈哈)




這一趟酷暑難耐又波折重重,連平日喜歡的法式料理和紅酒,到最後都膩上心頭 (討債鬼 XD)。興高采烈的踏上回程,在德國轉機時喝杯冰啤酒,倍感沁心,哈哈。




因為經受了「以為上不了飛機」的驚嚇,坐在位子上從未這麼感激過。終於可以喘一口氣,如數家珍般的列出每件遭遇,兩個人笑成一團,也更覺得要回家了真好!




友人跟我說,某次旅行明明是很喜歡的地方,可惜擇伴不慎,所以看什麼做什麼都沒感覺。其實反過來也是,如果有對的夥伴,什麼體驗都是好回憶!親愛的,下次打算去哪裡闖關?(誤)




8 comments:

  1. HAHAHAHA笑死我,andouillette的神形容!
    我現在很想讓我家大王吃然後看他的反應 XD

    跟不對的人旅行簡直是夢魘(我也有過)
    回來也當不了朋友了,哈哈

    最後還是那句,帽子都好美,愛死了~~~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大王搞不好愛上andouillette然後常做給妳吃,哈哈
      我的帽子搞不好哪次就捐贈一枚去河裡 XD

      Delete
  2. 沒想到法國菜有這樣不為人知的一面
    原來跟我們中菜一樣什麼都能入菜
    謝謝Mifi有趣的介紹!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從頭到腳從內到外都是寶!
      不過那個腸包肚那麼「原味」實在沒想到 :P

      Delete
  3. 原屎味、紮紮屎屎太好笑啦!
   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第一次吃雞屁股也是很原屎味,之後再也不敢吃了XDD

    對的旅伴很重要!好玩或倒屁的事都會變成難忘且一再再提起的回憶~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這兩個詞簡直就是為那道菜量身訂作的,沒有更適合更貼切的了哈哈哈哈。原來雞屁股也是原屎味?我以為是炸雞皮那樣有個油油的雞味?

      Delete
  4. 媽呀⋯⋯看到那個原屎,很愛內臟的我,瞬間反胃
    雞塞進豬膀胱好驚悚!
    台菜的雞仔豬肚鱉輸了(鱉剁塊塞進雞肚子,整隻雞再塞進豬肚,燉湯)
    帽子好好看唷~
    旅伴對了,去哪都好玩有趣+1

    ReplyDelete
    Replies
    1. 雞仔豬肚聽起來更威,塞兩次耶!不管是什麼地方的傳統,好像都有那麼幾道讓人震驚 XDDD

      Delet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