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 February 2015

[食記] 日式居酒屋,心得大總結

 photo HapaCoalHabour-10_zpsfd7e279e.jpg

本來是在另一篇食記中順便聊,結果越寫越多,就把它單獨分出一篇好了。日式居酒屋的食物風格和環境氣氛是我和理查最喜歡的用餐形式,總結出一些心得給大家參考。以下都是個人看法,純屬主觀。


目前最喜歡的是Kingyo和Suika這對姐妹花。比起那幾個元老級算是新生代,但也穩佔市場好多年了,勢頭還是很足。我覺得他們給溫哥華的居酒屋開創出新局面,有自己獨具的特別菜色,在調味和組合上更加活潑,同樣的食材在他們手下就變得鮮明起來,很合我們的口味。裝潢上有心思,氣氛也是歡樂熱鬧,總之從用餐環境到菜色設計到食物味道都是首選。

午餐定食同樣有聲有色,像是Kingyo的特色石鍋鰻魚飯和獨家豪華便當,還有日式炸豬排和豚角煮雖是基本菜色但美味用心。另外,去年出現的小妹Rajio也不錯吃,主打的kushikatsu日式炸串做得酥爽不膩,其它類型的日式小菜有些許Kingyo和Suika的影子但兼具自身特色。同集團在多倫多有Kingyo Toronto。

另一間當仁不讓的心頭好是十年前出來闖蕩的Zakkushi,專做炭烤串燒,並使用高品質日本木炭Binchotan,含有95%的碳素,可達到極高溫度,燒烤效果更佳。除了種類多樣的串燒外也有典型的日式小菜,生熟冷熱俱全。整體來講對食材的拿捏都很有准,味道和氣氛也合我們胃。話說小盤路線比較適合small group,人多的話就得同樣菜色重複點而且一人夾一口就沒了,然後遇到大家都很餓的時候就搶得很混亂,哈哈。在Zakkushi沒這個問題,每款都是按人頭來點,吃起來既公平又從容,選擇也充裕。不過還是最愛跟理查兩個人,幾串幾串的慢慢點慢慢吃。

4th Ave關店之後就只去downtown本店,吃過一次東區Main Street那間覺得略微遜色,說不出來太具體的什麼,但就是沒那麼可口。而且那天的上菜速度不是快到招架不住就是慢到等不到,印象十分不好。不知道是不是遇到偶然,但幾乎不會經過那區也就沒再去過了。Zakkushi也跟溫哥華當地的另外幾個有名日式居酒屋一樣,進入了多倫多市場,同集團下在多倫多還有有另外兩間不同的日本料理和拉麵店。

以前熱愛Guu with Garlic,但多年來去了無數次,總會慢慢降溫的。是說偶爾去也吃得很開心啦,怎麼說那裏都充滿了美好回憶和歡樂感覺,大部分時候食物也做得很到位。但少有特別想去的那股推力,因為連菜單都會背了,哈哈。是說他們也太一成不變了,就算手寫的特別菜單上有些新面孔,也總跳不出固定框架。然後各間Guu有太多相似料理,吃來吃去好像還是在同一個地方繞 XD。說來好笑,寫完沒多久就去吃,那天的每一道都處理得非常棒,該燙的燙、該脆的脆
該香的香,簡直無可挑剔,馬上舊情複燃。另外要說的是,Guu的可愛價格也是強項之一。

這兩年超鍾意的是Guu家族的最年輕成員,Guu Kobachi,跟Guu其它店還有別間居酒屋的菜色大不同!譬如涼拌章魚芹菜加羅勒醬、裹馬鈴薯細絲的炸蝦、辣油涼拌雞胗花生、醃鯖魚佐胡麻柚子醬油、生鮭魚酪梨加日式胡麻調味醬,等等,都是在別處完全看不到的新奇搭配,對於常吃日式居酒屋的我們來說,有這種店來換口味很難得。另外他們是更小份的小盤料理,點起菜來可以非常多元。不過應該多數人都更接受其它Guu的菜式,又或許Guu Kobachi位置不是最好或名氣沒有打響,開幕三年來一直都有些冷清。終於在今年換了菜單,以前最吸引我們的特色小菜都不見了,轉型為主流路線大眾口味,我們的緣分也就盡了(淚)。

20年的老店Gyoza King是走保守路線,菜色都是大家熟悉的那些,沒什麼創新。其實這些料理並非不好吃,店家也不是做得不好,但年複一年都是差不多的東西,總會讓人慢慢失去興趣。尤其是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吃日式居酒屋,真的很渴望不太一樣的搭配和口味;不需要每道都與眾不同,有幾道新花樣搭配傳統版就好了。Gyoza King旗下的拉麵G-Men關店之後,原本是居酒屋的「南廚」改賣拉麵,還有一間「魚王」是以海鮮為招牌,以定食位主。

ShuRaku也是我們固定光顧的店,一直沒時間寫文。它是溫哥華最佳日本料理之一Zest的姐妹店,Zest是fine dining,ShuRaku是比較casual的bistro風格,除了各式居酒小菜和特色壽司之外,另一大賣點是種類繁多的日本清酒。ShuRaku的整體感覺比較西方化,但料理不像Hapa那麼主流,也有一些獨特的菜式,是跟其它幾間愛店交錯服用,剛好互相補充。

Yaletown的Bistro Sakana門面不太起眼,其實已經開了快十年了,由一對日本夫妻經營。這間是細緻型,菜單上包含居酒屋風格的料理,不過在處理和呈現上都有fine dining的水准,味道和手法都更加細膩。店內雖然不像其它間那麼熱鬧吵鬧,但氣氛還是保留在輕鬆的casual路線,所以把它歸來居酒屋這一類。

Hapa是旗下有好幾間店的成功品牌,裝潢走時髦風格,料理執行具備應有的水准,表現也十分穩定。不是最得我心的居酒屋,因為太過打安全牌,手法無誤口味大眾,但沒有特色和火花。特定人群會偏好Hapa不是沒有原因的,這裏的服務生講流利英文,整個用餐環境和服務方式較西方化,菜色滿主流的,也有大眾最認識的壽司。如果對傳統日式居酒屋不習慣,或是對東方文化不熟悉,在Hapa吃飯就比較自在舒服不突兀。還有一派人喜歡去,好像是因為去Hapa吃飯聽起來很hip?!

另一個是Richmond的老店Manzo,旗下有兩間,Alexandra Road的本店主要做串燒,種類多樣,火候精凖;Manzo Itamae是菜色齊全的日本料理,有各式生魚和壽司,也有很多小菜,再加上裝潢跟氣氛,完全可以把它當成居酒屋。Manzo不是日本人開的,但多年來做得很不錯。

2014年進駐Gastown的Shirakawa給我們的印象很不錯,這間是日本高級餐飲集團Itoh Dining打入北美市場的第一站。Shirakawa的料理其實是紮紮實實的走傳統路線,沒有新奇花俏的創意組合。但因為他們的某些菜式在其它居酒屋看不到,或是用不太一樣的呈現方式,所以吃起來頗有煥然一新的感覺。而且對食材和調味都執行得很好,一吃就列入再訪名單。

另外順便一提幾間我們喜歡的日菜,但不是居酒屋。Miku和Minami這對姐妹店菜單相似,都是精巧的新派日本料理,並且主打aburi「炙」魚生和壽司,菜式和口味都帶著顯著的fusion元素。另外同屬日式fine dining的Zest,也是新式日菜,用現代手法處理當地的優質食材,精工呈現細膩口味,也榮獲過本地最佳高級日菜的獎項。

還有兩間是壽司店。如果要吃握壽司,Taka's Sushi絕對是我的首選,因為他家的aburi sushi實在太過癮而且我喜歡炙壽司多過原版生魚,雖然位置偏遠還是甘心專程過去。不同於Miku和Minami的精緻aburi,Taka's是非常直接的美味衝激,入口很感動。 另一間名聲響亮的Sushi Hachi,以上好魚貨著稱,靠著師傅功力和新鮮優質做出口碑,盡管地段冷門依舊人潮不斷十分搶手。他家幾乎沒什麼熟食,適合想要單吃高品質魚生的人。
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